家庭成功故事

“对我们来说,使用PECS最大的进步之一就是看到我儿子(他过去只会说一个词来请求他想要的东西),数他手中的单词(图片),说出一个恰当的句子。我还记得自己开始[PECS]的那天。我们很快就完成了前几个阶段,他很快就会捡起图片了!突然间,我能告诉他我们要去哪里,怎样去。他可以开始告诉我自己想做什么,想去哪儿。我们快速完成了多个阶段,并很快就到达了第6阶段。

现在他已经掌握了PECS的各个阶段,并能进行高级评论。他不再需要沟通本来进行简单的请求,而会用口语表达这些请求。对于他想告诉我们的较为困难、内容更长的事情,他会去拿沟通本;如果有人在几次尝试后仍不能理解他,或者如果他想评论一些对他来说是新的东西,他仍然需要图片作为支撑来构建句子。”

– Mimmi Konishi, PECS使用者的家长

“史蒂文(Steven)的这张照片很特别,因为这是他开始能够用PECS进行沟通后,我给他拍摄的首批真正快乐的照片之一。你能想象4-5年内,没有能力(正常)沟通,而要尖叫或做出自虐行为吗?我的孩子就是这个情况。当我们接触到图片交换沟通系统(PECS)后,史蒂文开始能够向我们请求想要的物品和活动。他开始感到有人在听他说话。我不由得对自己的工作充满激情,因为我看到的每个孩子都可能是“我的儿子”。我每周都会对史蒂文表达感谢,他教我如何帮助那些我爱的家庭。所以,这个微笑,这张照片,让我希望其他父母也能拥有这样的时刻。在他25岁的时候,我可以说他仍然每天都在越来越有效地沟通!”

– Amy Jamison-Casas, 理学硕士、获临床认证的言语语言病理学家(CCC-SLP)、家长

关于我们的培训

“这次培训改变了我的行业认知!我在课堂上的视野开阔了,这给了我一线希望。我喜欢主讲人,作为一名教师,这次培训让我获益匪浅。太棒了! ”

PECS一级培训工作坊学员,SDC教师,加利福尼亚州,旧金山

“这次培训组织得很好,互动性强,让我能够真正准备好与自己的学生实施PECS。”

“我真地很喜欢这次培训的主讲人。你知识渊博、充满热情。我真地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走进教室,开始应用PECS了。”

– PECS一级培训学员,言语语言病理学家,佛罗里达州,奥兰多市

关于我们的咨询

“当我们开始与金字塔教育咨询一起进行为期5年的密集型专业发展项目时,我从未想象过它所能带来的广泛收益。作为一名管理人员,通过参加培训,我现在有了一种解决教师需求的方法,我把自己的观察和建议集中在方法论上。我采用检核单进行演练,利用金字塔教学法能力区块(the competency areas of the Pyramid)作为每月教师培训的重点。所有员工开始讲同一种语言,员工士气显著提高。培训我们自己的员工,令其成为‘领导者’,让我们能够将所学的一切都建立在可持续性基础之上。”

Vivian Bush博士,NCSP (Sussex Consortium)

校长/心理学家,, Cape Henlopen校区

“当你在我们学校工作时,你会意识到重点真正在于‘我怎样才能让这些孩子尽可能独立?我们如何为他们的未来做好准备?’这意味着教导学生学习的基础,比如在担心基本知识之前,先教他们如何请求物品…帮助他们学习在各种环境中对抽象概念进行应用。金字塔教学法与其说是一种“新”的教学方式,不如说是一种让每个人都参与到课堂中来,以创造统一教育环境的系统。”

Robin Scheib,理学硕士、获临床认证的言语语言病理学家(CCC-SLP)

相关服务总监,新泽西州,, Academy360 in Livingston

“谨代表St Ann的每一个人,对您在近期的访问中给予的帮助、建议及实用的小提示,表示衷心的感谢。学校里有一股自发沟通的热潮,我已经看到这对学生个人的成就产生了影响。今天一名学生发出了100多个请求,其中至少有30-40个请求是自发的!”

Carol Botterill

教师 & 获认证的PECS实施者,, 英国St Ann’s School, Surrey

“我的父亲(B.F.斯金纳)不止一次地称《言语行为》(Verbal Behavior)是他最重要的著作。他不知道根据他的分析步骤,将会对成千上万的孩子产生多大的帮助。他总是说好的科学应该产生有效的技术。

PECS证明了这一论断。他会对你们的工作感到格外欣慰。”

– Julie S. Vargas,博士

你是否有成功的故事、培训感悟或咨询体验,想要分享?我们很乐意收到你的来信!请发送电子邮件至​ china@pecs.com